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剑一 > 德版无间道:极右政党禁还是不禁? | 关键德意志

德版无间道:极右政党禁还是不禁? | 关键德意志

127日,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宣布,根据联邦理事会的申请,开始审理程序,并决定是否将取缔极右、宣扬种族主义和反犹主义的德国国家民主党(NPD——在把政党制度视为辩论民主基石的德国,取缔一个政党(也即党禁)争议极大,并非轻易可成。

十五年前,针对NPD的党禁申请曾启动过,但联邦政府的线人策略(Verbindungsperson,政府从民间招募来在NPD党内收集情报的人)让法院质疑证据的可信度;而今,为使党禁程序再度进行,联邦政府被迫切断与线人的联系——现实版《无间道》在德国上演。线人被冷藏后,NPD的命运将何去何从?无间道之外,党禁又在德国引发了怎样的争议?

十五年前,无间道在德国上演

NPD1964年成立的极右政党,从没在联邦议会露过脸。但它的纲领和用语和纳粹党极其相似:它宣扬种族主义和反犹主义,敌视外国人和全球化,认为德国种族会被多元文化的社会模式异化。NPD要求实现德国人在祖传的中欧生存空间里继续生活和存在”——希特勒也曾鼓吹为德意志夺取生存空间NPD热衷暴力,NPD成员袭击反对者、行窃、纵火是家常便饭,行凶者还包括党派高层。警方还怀疑NPD参与了2007年在海尔布隆谋杀一名女警官的活动。

NPD在脸书上的宣传画:德国的工作岗位首先要给德国人)

在政府眼里,NPD的言论极具煽动性,严重威胁自由民主秩序,暴力活动也造成了恐慌氛围。所以,早在2001年,联邦政府、议会和理事会联名上书宪法法院,要求取缔NPD。一致行动代表了政治上的一致意见和必胜的信念。经过初审,法院却于2003年宣布停止审查。其直接原因就是政府的线人策略:宪法保卫局和内政部门安排了许多线人进入NPD内部,有些人还晋升地方或联邦组织的高层。党禁申请所依赖的证据和信源也大多来自这些线人。

法官们觉得这出无间道大有问题:既然政府的线人成了NPD的高层,那就没法判断,NPD人士对外的言行和所作所为到底是出自NPD,还是政府的指令;而且,线人全方位监控着NPD,一旦进入审查程序,NPD在法庭上要使用什么抗辩策略和证据,政府都能提前知晓,双方的力量处于极不平衡的状态。这不合符法治国家的程序精神。所以,宪法法院压根就没进入实质审查,在初始阶段就让信心满满的三家申请人吃了闭门羹。

2011年,人们发现NPD的前地方高层和恐怖组织国民社会地下运动(NSU)有牵连。于是,联邦理事会再次把党禁提上日程。但联邦政府和议会这次没有并肩作战,他们担心申请再次失败,反成了NPD可以炫耀的胜利。201312月,联邦理事会把长达270页的申请书,连同15份附件和303份证据呈递给联邦宪法法院。

为了确保党禁申请成功,联邦内政部和各州内政部的部长郑重承诺:从201212月开始,我们就切断了和NPD高层中线人的联系!现在使用的证据都与线人无关!联邦理事会还提交了文件,让打入NPD高层的11名线人签字说明,他们从政府领了最后一笔薪水,现在已经停止活动。NPD也检视了这份文件(文件并未披露线人的敏感信息)。

现在,法院决定就理事会的申请开启程序,并将在201631日至3日进行口头辩论。但是这个决定并不意味着无间道的消极影响已经不复存在,若宪法法院要求绝对纯净的证据来源,申请还是有失败的风险。毕竟,想要把线人活动的影响百分之百消除,不太可能。

即使迈过了无间道这道坎,后面的实质审理又是一场硬仗。八名法官中必须有六名以上绝对多数的一致同意,才能宣告政党的死刑。现在审判庭是八人组成,法官兰道(Herbert Landau)将在2016430日退休,而正在进行的审判程序并不会补充新的替代法官,如果能拖到那时候,NPD只需一名法官的否决票就能逃出生天。至不济,NPD还可以上诉到欧洲人权法院,那里的审查标准比德国法院还要严格。

 

NPD的反难民游行)

 党禁意味着什么?

党禁兹事体大,只有在确认政党损害自由民主的基本秩序、或危害德国存在的前提下,宪法法院才能通过党禁的诉求;若是怀疑、拒绝甚至是反对最高宪法价值,都还是在言论自由的保护范围内。二战后到今天,联邦宪法法院只取缔过两个政党:1952年取缔社会主义帝国党(SRD),因为它是纳粹党的衣钵继承者;1956年取缔德国共产党(KPD),因为它要求在德国发动无产阶级革命和建立无产阶级专政。NPD看起来臭名昭著,可非得走到党禁这一步吗?

支持者认为,NPD是精神毒药,它宣扬的种族主义、仇外思想和新纳粹理念严重危害宪法秩序;如果NPD还作为合法政党存在,就能继续从国家获得财政补助,纳税人的钱就会被NPD用来作极右宣传。反对者则说,对一个不到六千人的小党采取党禁措施,真是大炮打蚊子。他们希望通过政治手段和市民社会的努力来逐步解决种族主义和极右主义问题,而不是简单的一纸禁令——如果执政党开始若利用国家宪政机器,用禁令清路,这对政局的影响,将远不止于一个小小的极右党派。

近来,德国各色右翼和极右翼政党和组织逐步抬头,此次对NPD的处理必将带来更多疑问:联邦是否在其它边缘政党中也安插了线人,这出无间道的规模到底有多大,党禁这样极端的处理手段,是否会出现在下一个政党身上,是否会成为欧盟其他国家的榜样,又会对日益右倾的欧洲舆论场带来怎样的影响?

 

 

推荐 3